【欧凡尔电子烟】电子烟新手如何选择烟油?

经常有客人在烟油墙前焦急的坐着,一个人苦于纠结的购物体验:买不买(戒烟还是不退出)、买什么设备(稳压罐还是机械杆)、买什么油(水果还是烟草)、怎么付款(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甚至需要一个购物袋。


27.jpg



作为萨特门下忠实的龟孙儿,我一直信奉存在主义关于选择困境的无厘头理论,认为人是自由的,人的行动和选择应该是自由的。但是作为电子烟实体店的老板,我不得不为客人提供各种善意的建议。两个恒等式相加特别矛盾。很明显作为“他者”,是不愿意成为客人的“他者地狱”的。只有沉默和自制才能让客人非常有存在感地选择一瓶香烟油。但作为服务行业的专业资深从业者,提供建议是一种基本的职业道德。沉默寡言、自我控制、沉默寡言会让你觉得自己特别业余。



建议与否,这个问题特别非存在主义。


我的答案是,你不给,就够“存在”了。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一个默默尝试了二三十种烟油的客人。为什么在选择烟油上那么纠结?


a说:我喜欢抽W牌子烟草,但是网上公测说W牌子的波光粼粼的卷烟油比较好,真的不知道拿哪个好。


我随口回答:两种油都不错。要不你再试试这个木箱里的mint 烟草吧?


说完,觉得自己特别傻逼,“善意”为已经纠结的a提供了一个更“狠”的选择,为了弥补错误,我马上补充了一句:当然,还是要根据自己的口味来买...


a叹了口气:唉,买的时候抽不出烟草的味道。原味烟草几天后不太好抽怎么办?


说多了就输了。为了避免给A更多善良无用的建议,我只能说:当然要根据自己的口味买...


感谢党的政策,贾克斯,你几乎找不到哪个时代能提供这么多选择,但从来没有哪个时代需要为选择付出这么多焦虑。和买烟油一样的原因,你可能因为穿平角内裤或者三角裤而失眠。你可能在选择火锅底料的时候纠结过轻度辣还是中度辣。你可能为骑摩托车或OFO而激烈战斗过...明明萨特的哲学很圆,但真正的两难却出乎意料的扯淡。


那么,为什么当我们有更多的选择烟草油的自由时,我们却更难自由地选择一瓶烟草油呢?


另一个地狱


“我听朋友说XXX”“我的听众说XXX”“这油是网络名人”是选择困境的最大元凶。弗洛姆的《逃离自由》说,人其实是倾向于逃离自由的动物。自由的个人更容易厌倦自由,倾向于在情感上依恋社区。所谓“不能承受自由之轻”就是如此。就我的理解,这种说法可以看作是心理学上“别人是地狱”的延伸。我生而自由,就是我有选择的自由。但是,当我被别人关注或与别人交流时,我的主体变成了我的客体,而另一个成为了我眼中的主体,由我的眼睛建立起来的原本的“我的世界”崩塌了。


这个解释听起来有些别扭,说人话就是:


如果你安静的独自购买卷烟油,不受公开检测的任何影响,不听商家的建议,你可以自由愉快的选择一款符合当时口味判断的卷烟油。但是一旦看了公测,难免会被公测影响,怀疑自己的品味。比如你明明抽不出“一夜情”的白桃味,但公测说白桃清爽,你会怀疑自己的品味和身为小众的正确性,把一个简单的购物选择变成消极的自省。同样,一旦站在我旁边的老板看着我买油,你会不自觉地倾向于问他,权衡建议,陷入焦虑。


之前有个高级嘉宾模仿加缪的方式问我,你会选择自杀还是换个烟油?


呵呵,我什么都不知道。


以我个人的经验,选择困难的时候,避免受制于人太难了。能做的是,无论是自杀还是吸油,结果都没有“选择谁”重要。


在这方面,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存在主义海龟孙子,唯一像鸡汤一样温暖的建议是:


做一个(主体自己的)选择者,不要做选择者,拾起人的智慧。


机会成本


除了他人的影响,对机会成本损失的厌恶和恐惧是导致选择焦虑的次要原因。所谓机会成本损失,就是当你选择凉烟油时,意味着放弃常温烟油,选择茶烟油意味着放弃复合果烟油,选择柠檬烟油意味着放弃草莓烟油。


面对丰富的选择,人们对结果的期望会越来越高。当你花一个小时尝试了几十种卷烟油,最后买了一瓶W品牌原味烟草卷烟油的时候,你感觉完全是OJBK,但是当你回头看的时候,这个选择可能没有你决定的时候那么完美。因为选择多了,你对一瓶卷烟油“有多好”的期待无限高。当只有一种烟油可供选择的时候,你的期望值很低。但是当一百种香烟油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因为一瓶W品牌原味烟草香烟油,你就放弃了其他九十九种奇妙的可能性。往往你担心被放弃的选择中“可能会有更好的”这一事实,觉得自己付出了更大的机会成本。“最后的选择还可以,但不能更好了。”这个问号经常闪过,越想越纠结。


34.jpg



相对于之前的原因,解决机会成本损失带来的焦虑非常简单。


两个像鸡汤一样温暖的建议:


一是做一个知足的人,二是明确时间是最大的机会成本。口感差异带来的实际意义远不如你纠结原味烟草或爆珠烟草时浪费的时间。


当然,如果能满足以下条件,前两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就是:


变得更富有。


后悔


以上两个几乎构成了选择困难的主要原因。但经验告诉我,更可笑的不是选择的困境。这种困境不会随着选择的结束而消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往往会被总结、反思和后悔的选择再次折磨。周的散文《悔恨、内疚和自欺》中有这样一段话:


“后悔是事后的想法。在自责的眼中,过去一目了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选择中的复杂困境和另一种选择的后果。这一刻,这个已经实现的选择的恶果,让他成为了未实现选择的疯狂信徒。他相信,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他会毫不犹豫。』


你很难通过自己的经历来判断不同的选择,也不能靠公开测试。依靠公开测试,听老板的话,无非是找个理由打消自己对错误选择的责任,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后悔,不那么怨天尤人。


克尔凯郭尔的这句话被周引用在的同一篇散文里,说得很准确:


“在自省的海洋中,我们不能向任何人求助,因为每个救生圈都是辩证的。』


说人话是:


因为你面前的烟油越来越多,你更担心失去不买烟油的机会成本。当你在两瓶香烟油之间选择的时候,无论你怎么选择,都注定是要后悔的。与其去消解遗憾,不如去思考如何减轻遗憾。两种权利的优点最重要,两种权利的缺点最少,无法衡量。只要自由选择,得到利益永远是最好的;同样,只要你自由选择,那就是当时最正确的选择,哪怕你受的苦更多。


如果是这样,选择必然会有遗憾,遗憾是必然的。在这样的前提下,“如何选择”比“选择什么”更重要。


对于那些处于选择困境的人来说,与其继续错误地选择正确的一瓶香烟油,不如正确地选择错误的香烟油。


这样才能“存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在线&咨询

电子烟
QQ咨询
电子烟
关于我们
电子烟询价
加好友,询价格
电子烟
联系我们